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文章 > 生活广角 > 如果今天已经毫无意义,你愿意去往明天吗

如果今天已经毫无意义,你愿意去往明天吗

发布人:微信群  热度:55  发布时间:2019/8/21 17:21:37
事情出现之前,其实是有很多征兆的,但没有人放在心上。

事情出现之前,其实是有很多征兆的,但没有人放在心上。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书籍的没落,人们失去了阅读的耐心。
慢慢的,人们看//也只喜欢看那些精心剪辑过的精//段,一部数十集的影视剧,会出现无数根据角色剪辑出来的所谓《XX专属剪辑版》。
再后来,人们开始厌烦人与人之间日复一日的相处,厌烦那些平淡而无意义的社交,厌烦每天中午都要思考吃什么,厌烦每天的拖延晚睡……
人们越来越没有耐心忍受平淡,只想享受简短的高光时刻。
他们把这归结为“社会的浮躁化”,一边自嘲,一边不耐烦地戳着//的进度条,问主角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挑明心意。
后来有一天,第一个发现异常的人惊恐地在社交网站上说:
毫无疑问,过去的一年是我活得最无趣的一年,每天上班、下班、吃外卖、忍受上司和客户无穷无尽的无理要求。
但是当我试图回忆这一年具体都发生过哪些事、见过哪些人的时候,我发现我根本想不起来。就好像……
就好像,这一年时间,被我跳过了一样。
他说得没有错,科学院出具了一份有关时间维度的研究,在个体的时间轴上,出现了半可控的跳跃式前进。
简单来说,每个人的时间轴都相当于一段跑道,必须按部就班地往前走。
但现在,前方没有走过的跑道变成了活动的滑索,人们在无意识地情况下把数米之外的滑索拽到脚下,一步踏上,把未曾踏足的部分丢弃在了身后。
或者更形象一点说,就像那种小孩子喜欢玩的掷骰子跑地图的游戏,从前,无论走快走慢,都需要依靠掷骰子来一步一步往前。
而现在,人们失去了骰子,可以随意地往前跳、选择自己喜欢的格子跳,唯一需要注意的在于,不能后退。
科学家说,没错,我们的未来,被阉割了。
三十二岁的郑一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愣。
/刻之前,他因为连续加班做项目忘掉了妻子的生日,午夜一点回到家的时候,在客厅里见到了情绪激动的妻子。
妻子尤梦与他同岁,大一第一次班会上两人一见钟情,从校服到婚纱,所有的浪漫都经历过了,三十岁之后,激情褪去,二人各自忙于工作,天天话都说不上几句。
两人都不喜欢孩子,刚结婚就和老人沟通好,决定丁克。
偌大的房子里装修风格冷淡克制,是他们夫妻俩早年都喜欢的所谓“高级性冷淡风”,但如今,整个屋子在日复一日死水一潭的气氛下,变得无趣而令人生厌。
妻子开始骂他,喋喋不休地数落,从去年的七夕因为没有提前预订而导致他们排队两个小时才吃上一顿饭开始抱怨……
耐着性子听了十分钟,郑一心里生出一股浓重的厌烦来。
如果能把这些无趣的生活都跳过就好了。
他打了个哈欠,闭了闭眼睛。

睁开眼的时候,他站在新的办公桌前,看了看手机时间,距离吵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他抬头四下打量,是一间眼熟的独立办公室。
原本属于他的直属上司,但现在,上司调去了总部,他因为长期的努力得到了总部的青眼。
他升职了。
郑一咧嘴一笑,靠在柔软的牛皮靠椅上,这是他的高光时刻,值得好好体会一番。
尤梦怒意正盛的时候,发现丈夫不见了。
跳跃时间轴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尤梦并不觉得很吃惊,但丈夫消失意味着他开始厌烦,这让尤梦更加愤怒。
她无计可施,只能对着空气发泄怒气。
但怒火落在空旷的夜里,卑微得宛如夜幕之下独自徘徊在公园里的小丑。
小丑拿着送不出去的气球,歇斯底里地做出夸张可笑的动作,除了惊动栖息在树林深处的鸟儿,什么作用都没有。
楼下的邻居从窗外探出头来,用尖利的嗓子咒骂了一声。
尤梦捂脸低泣,蜷缩在地毯的角落里。
她忽然慌乱起来,因为她不知道丈夫去到了哪一个时间节点,也不知道下一次和丈夫重逢是什么时候。
尤梦并不是把爱情视作生命的那种人,她有自己的工作,但就像许多的女性一样,她敏感、重情,感情是维系理智的重要一环。
东方微明的时候,尤梦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努力留在今后的每一天,只有这样,她才能不错过丈夫的每一次出现。
她开始认真工作、勤奋阅读、去学瑜伽和烹饪,她想把每一天都过得充满希望,只有这样,她才能留在这一天,等候丈夫的出现。
此后半年,两人在这样的平衡中又回到了从前的相处方式。
温和、亲密,却又疏离。
郑一依然沉醉于项目投标时的演讲、年底公司表彰大会的颁奖环节、给领导敬酒时自己一饮而尽的潇洒风姿……
而尤梦则习惯于举着香槟跟投资人谈论“区块链”“消费降级”,习惯于享受工作带来的成就感,习惯于等待丈夫的出现……
他们的再一次相遇是在某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大厅,很巧,尤梦主办了一场跨界互联网会议,郑一临时代替领导过来做演讲。
尤梦穿着一袭白色礼服做主持人,在舞台上与一身黑色高定西服的郑一擦肩而过。
十秒钟之前,她用完美的微笑对台下说:“接下来,我们邀请互联网行业资深专家郑一先生,为大家做演讲。”
如果这场会议成功,那尤梦将拥有竞争副总经理的有力筹码;而这场演讲如果成功,那郑一将从分公司总裁手里分得一块垂涎已久的蛋糕。
他们的高光时刻在这一场会议上重合。
尤梦坐在台下,静静注视着自己的丈夫。
他的发型精心打理过,衣着也很得体,举手投足,都有一种职场精英的利落感。
尤梦恍惚想起五六年前。
在他们的婚礼上,她穿着租来的白色婚纱,而郑一穿着商场断码打折大了半码的黑色西装,那一次,他们从舞台的两端缓缓向彼此靠近。
而这一次,他们在舞台上擦肩而过,越走越远。
尤梦突然觉得精心准备了一个多月的这场会议,变得冗长且枯燥起来。
因为尤梦的突然失踪,那场耗资巨大的行业聚会中间一度混乱。
尤梦的竞争对手临危受命,上台救场,靠着出色的临场应变能力保住了公司的脸面,在会议圆满落幕后的半个月,就收到了晋升通知。
在时间轴的跳跃规律上,你的每一个跳跃节点,都和跳跃之前的行为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比如说郑一厌烦了吵架,一心扑在工作上,于是在那之后空白的三个月里,时间轴上自动填补的因果关系就是一心工作,最终获得升职。
尤梦已经失踪很久了,没有人知道,尤梦在失踪的那一刻有多绝望。
她努力工作、努力维系生活、维系婚姻,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自我麻痹。
原来她内心深处,早就厌烦了这一切,她像一个卑微的小丑,奋力地做出夸张的表演,只不过是为了等到一个愿意拿走她的气球的人。
但事实证明,那个人并不在意她的气球。
她没办法继续骗自己了。
而另一边,郑一的演讲并没有受到会议事故的影响,他的工作更上一层楼,但是他有些想念自己的妻子了。
尤梦发现自己站在公司的会议室门外,习惯性看了看时间,原来距离那场会议事故已经过去了半年。
因为那场事故,她的工作一蹶不振,一直抓在手里的大客户也被昔日的竞争对手、如今的顶头上司抢了。
此刻,他们正在会议室里签合同。
尤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不是一个她想要经历的场景,就像过去半年一样,平淡如水地跳过不好吗?
她扭头离开,却听到前台有人叫她。
郑一提前下了班,买了一大捧玫瑰花,站在前台那边,神色有些尴尬。
三十岁之前,他们经常会做这种事,悄悄订束花送到对方单位,悄悄给对方订个下午茶外卖,然后晚上回家分享同事羡慕的眼神。
尽管那个时候,花束中只有几支最普通的红玫瑰,下午茶也只是一杯十来块的网红奶茶,但他们对这种小惊喜乐此不疲。
上一次收到花是什么时候的?
她想了想,几年前了吧。
尤梦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郑一把她从虚无的时间轴里拉了出来。
他们难得像几年前一样手牵手回了家,急不可耐地亲吻拥抱,连那99朵价格不菲的玫瑰花也顾不上,随手摔在了玄关。
尤梦想,我等到了拿气球的人,他还是喜欢我的气球的。
深夜,郑一睡熟了,尤梦却依然沉浸在久违的甜蜜里。
她随手按亮手机,看见了一条新闻弹窗。
研究时空轴的专家发布了一篇猜想,说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和测定,这种时间轴的异常状态可能代表着时间维度的崩溃预兆。
科学家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
对人类来说,从当前点出发,本身应该有无数种可能的未来,但是时间轴砍掉了所有的支路,只根据最强的因果关系为人们选择了一条两点一线的通道,这意味着,时间轴在降低自己的负载量。
而当时间轴连这简单粗暴的负载量都维持不了的时候,就是它彻底崩溃的时刻。
根据现代物理学理论,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之中,而在三维之外,还存在着七个我们无法感知的空间维度,对我们来说,这七个维度是坍塌状态。
时间维度一直被认为是一个伪维度,它不同于空间维度,对于我们来说,它是永恒存在的。
但现在,时间维度要抛弃我们了。
它将和那七个空间维度一样,让我们无法再感知到。
换句话说,世界完了。
这大约是人类所有设想里,最为平和的一种世界末日方式。
也是最为无计可施的一种。
没有地震,没有火山,没有海啸,没有陨石。
没有丧尸,没有外星人,没有核武器。
同样的,人类也根本没有抗争的办法。
我们的宇宙将无声无息地定格,像琥珀里的蝴蝶一样。
假如此刻就是永恒,你甘心吗?
假如今天毫无意义,你愿意去到明天吗?
但这条新闻只引起了很小的骚乱,因为这场灾难看不见摸不准,迄今为止并没有带来什么损失,再说这些年砖家们给出的奇怪结论也够多了,多这一条不多。
唯一为这条新闻哭泣的人只有尤梦。
因为郑一睡到一半又消失了。
郑一算得上是个好男人,从来没有绯闻缠身,对尤梦也足够好,所有收入全部上交,没有不良嗜好,朋友圈子也很窄。
对常人来说,也许感情占据了生命的一半,他可以拿出四分给妻子,剩下的一分用来犯一点男人常犯的错误。
而对郑一来说,他的感情只占据了生命的三分,他把这三分全部给了尤梦,然而尤梦得到的,依然不如其他人多。
这是他们的矛盾根源所在。
尤梦已经辞职了一年,浑浑噩噩地过着,也不知道哪一天是真的度过了,哪一天是被她无意识地跳过的。
她唯一清楚的是,在这一年里,她只见过郑一三次。
第一次是郑一签下了一个大项目,第二次是郑一成为了分公司名副其实的一把手,第三次是他全款买下了一栋别墅。
“假如明天就是末日,而你在公司加班,我要一个人永远留在这栋别墅里吗?”
郑一觉得尤梦的语气很奇怪,眼神也有点怪怪的。
但他没有空思考这些,他把这些归结为中年女人的小脾气。
“那不是挺好,将来万一某个高等文明发现了咱们,有人在桥洞下,有人在马路边,而你体体面面地待在咱们的大房子里,多好。”
郑一心情极好,刚刚拍了房子的照/发了朋友圈,收到了几百条祝贺。
男人的功成名就,无非如此。
尤梦抬起头,痴痴地望着郑一:“郑一,你好好看我一眼,可以吗?”
郑一不解,但依然顺从地看了过去。
尤梦今天化着精致的妆容,遮住了眼角的细纹和日渐明显的法令纹,她的皮肤有些苍白,但五官依然精致,像年轻时候一样美丽。
但她的眼神却很奇怪,有些飘忽不定,又有些郑一从未见过的放松。
尤梦笑着开口:“郑一,我好看吗?”
“当然。”
尤梦的语气毫无波澜,她继续道:“郑一,再见。”
她的笑容慢慢变得透明,她像一缕阳光、一道清风,融化在了郑一的面前。
我终于,厌烦了生活,厌烦了等你。
也厌烦了这样的自己。
郑一,我不再期待与你见面了,我放弃了。
如果今天已经毫无意义,那我不如去往明天。
被阉割过的未来,我宁可不要。
郑一,我们在时间的尽头再见。
三十年后。
当年的别墅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年迈的男人拉着不大的旅行箱,打开了快要生锈的铁门。
郑一已经老了。
在失去尤梦之后,他走遍了和尤梦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企图像曾经一样,将尤梦拉出虚无的时间轴。
但是没有用,是尤梦不想要这些了。
郑一给出的这些爱意和惊喜,就像已经成年的小孩,对着昔日陪伴自己的小丑给出带着怜悯的捧场一样。
浅薄而敷衍。
尤梦不想要了。
时间轴的崩塌给了尤梦绝佳的逃避方式,也给了郑一最残酷的惩罚。
他终究是爱着尤梦的,曾经,尤梦为了等他,日复一日地在时间轴上踽踽独行,如今,对尤梦的愧疚蚕食着他,他一天也无法跳过。
郑一成为了时间轴上唯一的苦行僧。
他煎熬了整整三十年。
推开铁门的时候,正值夕阳西下,暖//的阳光透过树冠,落在门廊下。
年迈的妇人穿着精致的旗袍,聘聘婷婷,笑意从容。
她伸出手,款款笑道:“郑一,你回来啦!”
郑一捂着心脏踉跄着向前,艰难地笑着说:“是你回来了。”
本报讯:
昨日,在本市某高档住宅区内,发现了一对老人的遗体,经过勘察和走访,我们确认了两人的身份。
男性死者名叫郑一,是近年来唯一一名从未在时间轴上进行过跳跃的人类,他曾经一度被称为“时间轴上的苦行僧”。
而女性死者,则是郑一的妻子尤梦,根据可靠消息,她在时间轴上整整跳跃了三十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跨越时间轴最长的人类。
郑一死因系心脏病发作,而尤梦则死于自杀,现场有尤梦留下的一封遗书,遗书上只有短短的两行字:
我曾说过,我们在时间的尽头再见。
我不知道时间的尽头在哪里,但我知道,我一定可以在我们生命的尽头再次见到你。


来源:微信群weixinqun微信文章,生活广角

分享家规则

1、第一分享家好处是什么?

1)文章会挂上你的二维码提高爆光率

2)分享出去的文章你就是作者

3)将会获得网站金币

4)首页推荐快速加粉丝

5)像公众号一样传播你的文章

2、如何成功激活分享家?
任何微信搜索用户都可以成为分享家,您只要把任何一篇文章成功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必须是微信朋友圈,分享到其他平台是激活不了的哦),系统就会立即自动激活您成为分享家。
3、如何成为第一分享家?
第一分享家是分享家族中最高荣誉,在分享家族中分享同一篇文章贡献值最高的用户就是该文章的第一分享家。
4、怎样统计我的贡献值?
贡献值是来自您分享文章到微信朋友圈好友的访问量,访问IP次数越多,贡献值就越高。同样您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您分享的文章,其贡献值也是属于您的。朋友帮您转发的越多,您的贡献值就会更高。

登录 关闭

可以用我爱广告任务网的账户直接登录